所有分类

商店公告

更多

更多

更多

© 2005-2020 深冬的早晨天阴沉沉的。寒风穿过光秃冰冷的树杈发出丝丝的声响。偶而几声乌鸦的尖叫真让人有些惊心。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晃动在乡间的小道上,路边的枯枝条不时触及肩上的小书包,忽而弹在脸上显得格外的生疼。出门前家里的情景没有一点上学的兴趣,脑海中依稀闪现二姐含泪的双眼.昏暗的堂屋中几个客人正和父亲在谈论着二姐的婚事。大家围坐在斑斑驳驳的方桌旁,父亲显得很无奈一声不响地喝着闷酒,桌上冒着热气的几碗菜,以及客人断断续续的谈话声,才让人感到一点生气的存在。低矮的土灶边母亲在低声泣哭好象生怕客人听见。懵懵懂懂我在沉闷的空气中草草地扒完早饭,背着书包迈出家门。二姐依在门前的树上,有些泛白的衣裳显得依然干净整洁黑亮的辫子从背后低垂到腰间,漂亮的脸蛋格外的苍白和平静,无助的双眼里含着泪水筷子在碗中一粒一粒地夹着米饭,泪珠几乎落入碗中.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